春節假期結束后,中國職業足球就將步入繁忙的2019賽季。中超諸旅為新賽季厲兵秣馬,新一屆中國男足的組隊工作也因中國杯賽期臨近而顯得尤為迫切。在圍繞建隊工作諸多問題中,誰來接替里皮成為球隊主帥無疑是“重中之重”。

廣州恒大隊意大利籍主帥卡納瓦羅 新華社資料圖

有媒體就此聯想到廣州恒大隊意大利籍主帥卡納瓦羅,至于他能否最終掛帥國足,還有待相關部門的最終定奪。

恒大“全華班”已現雛形

是未來國足主要依靠

早在2017年2月,恒大俱樂部就公開提出了要在2020賽季打造“全華班”的目標。

隨著恒大隊2018賽季被上港隊打破對中超聯賽連續7個賽季的冠軍壟斷并分別無緣爭奪當季足協杯及亞冠冠軍,俱樂部對實現“全華班”目標的愿望愈加迫切。在去年同期引進楊立瑜、唐詩、鄧涵文3位1995年齡段本土精英球員后,恒大今年春節前后又相繼引進韋世豪、高準翼、劉奕鳴、張修維、何超5名同齡國腳級球員。而這8人大部分都曾以U23國腳主力身份參加了去年初的U23亞洲杯、亞運會足球賽,并大多擁有國腳經歷。

同時,恒大俱樂部也適時“清理”剩余資源。但鄭智、馮瀟霆、黃博文、于漢超、曾誠、李學鵬、鄭龍、張琳芃、梅方等國腳或曾經的國腳仍然留在陣中。除去保利尼奧、塔利斯卡兩位巴西超級外援和可能到位的兩名歸化球員外,新賽季恒大隊的本土球員完全可以組成一支名副其實的國家男足。這樣一個現實情況讓人不由得聯想到此前傳出的“恒大組建國足集訓隊”的傳聞。

組建新國足刻不容緩

兩老帥接手可能性小

無論傳聞是否屬實,隨著春節假期行將結束,新一屆國家隊的建隊工作的確迫在眉睫。2022年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即將于今年9月開踢。國足沖擊2022年世界杯已成為體育管理部門和中國足協2019年工作的一大重點。由于中國杯賽按計劃將于3月下旬進行,因此在國足結束亞洲杯征程后,新國足的組隊計劃恐怕最晚也要到3月初也就是新賽季中超聯賽揭幕前后落實。而新組建的國家隊全面起用新人恐怕不現實。在組隊沖擊新一屆世界杯的過程中,中國隊恐怕還需要經歷“過渡”。

此前,有傳聞稱,本土教練沈祥福作為“國家男足集訓隊”主帥有望出任新一屆國足主帥。不過就在春節前,沈祥福提前離開了國足集訓隊在西班牙的訓練營,并返回天海俱樂部拾起該隊的教鞭。而國足集訓隊在2月初結束西班牙拉練后全員解散,球隊既定的日本集訓計劃也被取消,意味著這支球隊春節之后已經不大可能重新集結。

還有媒體稱,現任國奧隊主帥希丁克很有可能是未來國足主帥的人選之一。不過據了解,目前來看希丁克并不具備接手國足的可能性。從希丁克與中國足協建立合作關系開始,雙方就已明確其執教與國足無關。希丁克對于中國隊也缺乏了解。

具備“兼職”國足條件

卡納瓦羅成熱門人選

傳聞中的另一個主角卡納瓦羅倒是具備赴國足“兼職”的客觀條件。就在國足于阿聯酋征戰亞洲杯期間,卡納瓦羅就曾借率恒大隊在迪拜冬訓之機,專程趕到國足比賽現場。

在世預賽備戰任務艱巨、時間局促的背景下,新國足恐怕更需要一位能迅速上手、充滿職業精神和業務能力的“中國足球專家”。卡納瓦羅已先后兩度執教恒大,其間,他還曾在天津有過不俗的帶隊經歷。恒大俱樂部能夠順利簽下劉奕鳴、張修維,也得益于當年他在天津執教期間與兩位球員建立的良好合作關系。

除了能夠通過獨到溝通方式贏得球員的心之外,卡納瓦羅還擁有強大的“智囊支援”。在這里就不得不重提已經離開國足帥位的里皮。卡納瓦羅能與恒大結緣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里皮的推動。兩人在中國執教期間無論生活還是工作都有著密切的聯系。卡納瓦羅在執教過程中也曾多次找到里皮“取經”。師徒間的良好溝通直到亞洲杯進行期間也在延續著。如果卡納瓦羅能夠接手國足,那么他恐怕也能從老師那里得到另類支援。

延伸閱讀:

能打造較強國足,卻無法帶來質變——告別里皮之一

隨著中國男足結束亞洲杯征程,意大利籍主教練里皮將告別國足帥位,這標志著歷時兩年多的“里皮時代”結束。

當告別這位最大牌的國足主帥時,他兌現承諾所做出的努力,比如——打破“第12名”的宿命論、讓國家隊重回正軌、拼出100%實力和比賽態度等方面,并不能因為大賽的結束而“非白即黑”地被遺忘。同時,“銀狐”未能完成的球隊“新老交替”工程,也應將由繼任者在中國足球界重抓青訓的共識下,成為“卡塔爾周期”的重要任務。

激發出國足全部實力

本屆亞洲杯上,拿主帥里皮的話說,當所有23名球員“精神上統一、踢得更有侵略性、整體上發揮好了”,球隊還是有能力與亞洲球隊一拼高下的,這也在比賽中得到體現。

縱觀本屆亞洲杯賽,里皮的球隊數次在逆境中反擊,展現出了較強的凝聚力和斗志,這是需要肯定的。

無論是首戰一度被“新軍”吉爾吉斯斯坦隊逼上絕境,還是在淘汰賽必須要贏下的泰國隊,里皮率領的這支以老將為主的球隊,雖然體能受到外界擔心,但沒有被壓力和更年輕對手的沖擊力所擊垮,而是以足夠的凝聚力、拼勁和大賽經驗,順利完成進入八強的既定目標。

從這個層面來說,里皮完成了國家隊主帥應有的任務——發揮出球隊的全部戰斗力。

拼到2002年后距世界杯最近的位置

盡管有媒體質疑里皮為了球隊信心所做的鼓勵只是“精神勝利法”,但不可否認的是,在他的任期內除亞洲杯之外的另一項正式比賽——世預賽12強賽上,球迷們看到了近些年最強的國家隊。

在2016年10月上任時,里皮接手的國足在12強賽上4戰只拿1分、且全隊彌漫著“第12名”的悲觀論。但他通過球隊的“心理建設”,幫助球隊重塑信心;并且用世界級教頭的改造能力,讓所有球員回歸熟悉位置,并在技戰術細節、陣容捏合以及戰術紀律上加以強化。

最終,國足不僅在主場面對卡塔爾、韓國等比賽中踢出近年來最強的技戰術表現,而且最終拿到12分,距離獲得附加賽資格的敘利亞隊只差1分,頑強將晉級俄羅斯世界杯的希望保留到最后一輪,取得了在國足唯一一次晉級世界杯(2002)后的15年里最大的進步。

主教練負責制和復合型團隊

里皮執教也為中國男足的管理模式取得探索。他在上任初就介紹,要執教一個國家隊需要建立兩個團隊,一個是上場踢球的球員,另外一個是幫助這些球員的團隊——這個團隊包括主教練、教練組、醫療、后勤保障、足協各職能部門,所有的人在一起幫助國家隊球員。

正是對里皮能力的信任,足協給了他的團隊絕對的支持和保障,并保證了主教練負責制的絕對權威,也成為國家隊在12強賽、亞洲杯賽上能夠消除后顧之憂、發揮出全部實力的重要保障,這也為今后的國家隊建設提供了借鑒意義。

技術沒有根本性改變 青訓依然是重點

里皮任期內當然也有未能如愿的遺憾。比如,他的教練團隊在帶隊出戰U23亞錦賽和亞運會上的戰績不理想,這使得沒能讓U23球員獲得更多歷練,也未能讓更多新人獲得信任、進入到國家隊陣中,這使得國足的年齡結構趨于老化,在本屆亞洲杯上也暴露出速度、天賦和沖擊力的不足。

由于里皮與足協的合約就到本屆亞洲杯,他也無法對國足發展有長遠規劃。拿這位老帥的話說,“(本屆亞洲杯)我已經挑選了中國最好的球員了,此前我在一些比賽中使用過一些年輕球員,但他們的比賽經驗還達不到要求。”

從中反映出的,還是年輕球員的“短板”。因為聯賽“U23”政策的出臺,恰恰反映了年輕球員能力不足、可管理者又不得不讓他們獲得鍛煉、盡快成長的矛盾。從根源上說,這不是一位世界名帥能夠改變的現狀。

畢竟,在高度職業化的世界足壇,國家隊主帥大多時間都只是聯賽看臺上的考察者,他們只能在短期集訓和大賽任務中,選拔出其中表現優秀的球員,并在國家隊中進行戰術強化。而球員的技術能力等細節,從成長軌跡來看,到了國家隊的階段已經定型。因此,對于未來的國足主帥,管理者也當有理性的認識。因為要想讓中國球員能夠跟上世界潮流、有“脫胎換骨”的改變,還是要從青訓中入手。

來源:北晚新視覺綜合 環球網 新華社

流程編輯:TF021

文章版權:20015小明永久在線視頻平臺 - 20015小明永久在線視頻平臺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ahugqn.tw/xiaoming/69942814.html

轉載請注明文章原始出處 !

評論已關閉

返回頂部 任五七码复式多少钱